荡妖记:第三十五回玉员外喜得神子,黑龙怪借腹成妖

  牛星说:“原来你们吃了两万年的仙桃,你们好大的口福呀!不过这于华山妖有的什么关系,我不想听这些,你讲华山妖的事就行了。”

  华山夫人说:“事就是从这里引起的,你听我说。”

  荡妖记:第三十五回玉 员 外 喜 得 神 子,黑 龙 怪 借 腹 成 妖

  说得是在华山脚下的一个镇上,有一个姓于的财主,自己有一个很大的庄园,有良田千亩,其财产是远近闻名的,人称玉员外。他虽有万贯家产,却不同于其他有财者,不贪不淫,生活很是节俭,善于舍施,其心善也是远近闻名的。不巧的是,他已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妻子却不生男也不养女,有人劝他纳妾,他却执意不肯,一颗心全在妻子身上。这年他的妻子终于怀孕了,到了分娩的时候,家中忽然飘出桃花的香气,而且香气将整个庄园都弥漫了。这时正值严冬,这桃花的香气是从那里来的呢?金家人无不称奇,生下了却是一个女婴,忙用绸缎包了锦褥裹了。玉员外见此,知定是吉祥之兆,独自坐在堂上,一边品茶,一边乐滋滋地哼小曲,正在这时,家中的老长工,金成进来了。

  金成自幼给玉员外当长工,人品正派,憨厚老实,他给玉员外施了一礼说:“恭喜员外,得了个千金。”

  这金成虽是玉员外的长工,玉员外却十分器重他,今见他来道贺,更是高兴,笑了笑说:“托你吉言了。”

  金成说:“员外,刚才家中来人唤我,说我的妻子要分娩了,我想回去看看,特地来禀知员外。”

  玉员外说:“好吧,你去吧,料理好了家务再来。”

  金成说:“谢员外。”转身向家里走去。刚到自己的房前,听见房中有婴儿:“哇哇”地哭声,院里满是桃子的香气。一进屋,桃子的香气,更是朴面而来。妻子坐在炕上,面容十分憔悴。婴儿在破被中“哇哇”地直哭,揭开被子一看,是个男婴。

  金成高兴地说:“这可好了,我金成有儿子了,我金家有后了。”

  妻子说:“好个什么呢?只我这一张嘴,你就养不了,再多了一张嘴,还不是个饿死,现在就没有吃的了。”

  金成的满腹喜悦,被妻子这几句话说的“咯噔”一下凉了,是呀,妻子生了孩子,连粮也没有了。看人家玉员外的孩子,绸缎包着,锦褥裹着,有好几个保姆,身边侍候着。可自己竟如此狼狈,是这个世道不公平呢?还是自己无能呢?他越想越伤心,越想越惭愧,抱着头蹲下。

  “你还愣着什么,我是生了孩子的人了,不能动,你想个法子,弄点吃的来。”

  “我有什么法子可想呢?”

  “你呀,亏你也是个五尺高的男子汉,你不会去借。”

  “到哪里去借呢?”

  “先到玉员外家去借点。”

  “咱已借的人家不少了,怎好再张口。”

  “现在不比平时,玉员外虽吝啬,心眼还不坏。你说明了,他会借给咱的。”

  “我只好去试试了。”

  荡妖记:第三十五回玉 员 外 喜 得 神 子,黑 龙 怪 借 腹 成 妖

  金成来到员外的房中,见员外还在太师椅里,乐滋滋地品茶,见了金成说:“你妻子生了没有?”

  “生了。”

  “生了个什么婴儿?”

  “是个男婴。”

  “什么时辰?”

  “和小姐是一个时辰。”

  “恭喜你了。”

  “谢谢员外,只是------”

  “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是,是,唉。”

  “你呀,有什么事就快说吧。”

  “哎,说起来实在丢人,我家太穷,现在就没有吃的了不说,就连包孩子的布也没有。求东家行个好,借给我一些,以后从我的工钱里扣出。”

  “哎呀金成,你越来越没出息了,这点事也值得吞吞吐吐。你得了儿子,又和我女儿是一个时辰,今天我能不给你吗?仆人,将家里不用的衣服取几件来,再到仓中取一斗米给金成。”

  不一会儿,仆人将衣物和米取来。金成谢了员外,拿了衣物,挎了米就走。刚走到门口,员外忽又想起了一牛事,喊住了金成说:“金成,你回来。”

  金成只得返回来说:“员外还有什么话要说?”

  员外说:“你妻子生孩子时,家里有什么奇异之处吗?”

  金成说:“有,有,满屋子都是桃子的香味,从院里就能闻到。”

  听了此言,员外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背了手在地踱了几步说:“奇了,奇了,金成,你没有说假话吧?”

  金成说:“我怎能向员外说假话呢?”

  员外唤来一个女仆说:“你到金成家看看,是不是真有桃子的香味。”

  女仆答应了一声去了,不一会儿跑了回来,一进门就唤:“太奇了,太奇了,金成家满是桃子的香味,院里也能闻到,比员外千金的香味还大呢。”

  员外说:“果有此怪事,你去到夫人房中,再取一套包婴儿的东西来,要与我女儿用的一样,送给金成。“

  不一会儿,女仆将裹婴儿用的绸缎拿来,金成拿了,又谢了要走,刚走到门口,又被员外喊住了。金成想,这员外是个有名的吝啬鬼,他一定是后悔了,返了回来说:“员外,我要那套破的也就行了,这绸缎留给小姐用吧。”

  荡妖记:第三十五回玉 员 外 喜 得 神 子,黑 龙 怪 借 腹 成 妖

  “我不是那个意思,裹婴儿的东西你拿着,粮食留下。“

  “员外,你务必行个好,我家现在就没有吃的了,我以后会加倍还你的。“

  “金成,你又理解错了,你认为我真的吝啬吗?不吝啬,怎会有好日子过,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平时不吝啬,到了用钱的时候就会为难。这是过日之法,无有此法就不会发家。我命人把厢房收拾一下,过一会儿我派人把你妻子和婴儿接来,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我吃什么,你吃什么,我穿什么,你穿什么,我的财产有你的一半,听见了吗?”

  这一下把个金成给弄糊涂了,天下竟还有这样的好事,莫不是听错了,刚才员外明明是这样讲的呀,他呆站在了那里,一时不知所措。

  员外说:“你还愣着什么呢,我说话是算数的。天这么冷,快回去将婴儿包好,时间长了会冻坏的。”

  这下金成才如梦方醒,爬下给员外磕了个头,象小孩子似地跑走了。这里员外命人收拾了一幢厢房,烧得暖烘烘地,又命人将金成妻子和婴儿抬来,果然有桃子的香味,一时宅院内外,全都是桃子的香气,一连几天不散。员外给女儿取名玉女,给金成的儿子取名金童。

  玉女很爱哭,有一次正哭得哄不乖,金成妻子抱着金童来了,玉女顿时不哭了,还冲着金童“嘻嘻”地笑呢。从那后,只要玉女一哭地厉害了,就将金童抱来,玉女就不哭了,家人无不称奇。过了三几岁,两个孩子更是形影不离,又过了几年,员外请来了先生教他们读书。两个孩子都十分聪明,一看就会,一听就懂。把个玉员外喜得了不得,在他的提议下,给金童和玉女,定了娃娃亲。

  年华似箭,不觉金童和玉女已长到十八岁。金童长得英俊,玉女长得亭亭玉立,员外和金成商量着给他们办喜来。

  正当一家人正忙着给金童和玉女,操办喜事之际。村中忽然发生了瘟疫。瘟疫来得很凶,每天都有人死去。瘟疫似一个吃人的魔鬼,在吞食着人们。全村的人无限恐怖。金童和玉女的父母,也都患上了瘟疫,金童和玉女成天守在四位老人病床前,请了不少大夫,病一点也不见轻。一天,从华山峪飘来了一朵白云,一朵红云。白云中站着一个白脸妖精,红云中站着一个红脸妖精。他们站在村子上空,大声喊着:“村中人听着,我们是华山峪黑龙潭里的火成妖和水顺妖。你们的瘟疫,是我们散给你们的,只要你们把金童和玉女,送到我们黑龙潭,你们的瘟疫即可消除。若不肯,全村人一个也别想活,我们明天再来听你们的答付。”说完驾云回黑龙潭去了。

  荡妖记:第三十五回玉 员 外 喜 得 神 子,黑 龙 怪 借 腹 成 妖

  金童和玉女听了,如晴天开了一个巨雷,美好的未来,顿时化成了泡影,若他们去就范于妖精,那将是个什么结果呢。若不去,全村人都要遇难了,两人不由地哭了起来,四位老人更是伤感。

  玉员外说:“妖精将你们弄去,定是不怀好意,你们再生的希望已不大了。趁今天妖精不来,你们快逃走吧。躲的远远的,再也不要回这里了。至于我们,就听天由命吧。”

  玉女说:“爹爹之言差矣,我们怎能扔下你们和全村人,一走了之呢?”

  金童说:“我们横顺才两条命,可全村就是上千条人命呢?如果我们去了黑龙潭,全村的病都能好,即便我们死了也值得。”

  金成说:“怎是两个好孩子,你们俩人救了全村人,值得,值得。”

  玉员外说:“难得你们有如些高的情操,我们没有白为你们费了心。好吧,你们今天就举行婚礼,从今天起,你们就是夫妻了。”

  全村人听说金童和玉女,提前结婚到黑龙潭献身的消息,凡是能行走的,都来道贺,看着一对新人,就要被妖怪吞占,都又不由地哭了起来,一时内外哭声连天,喜堂变成了哭堂。

  第二天,两个妖精又驾云来到村上空,喊:“金童玉女,你们想好了没有?”

  金童玉女出了家门说:“妖精听了,我们可以到黑龙潭去。不过,你们必须先将村中的瘟疫除去。否则,既使我们死在这里,也不会去黑龙潭。”

  妖精说:“好,咱一言为定。”

  金童,玉女说:“决不后悔。”

  红妖取出红色粉未撒了下来,白妖取出白色粉未撒了下来。村里顿时到处都是药香。不多时,凡是患上瘟疫的,已全部痊愈。

  妖精说:“金童、玉女,全村的瘟疫已散去,我们在黑龙潭等你们,若失信,后果一想便知。”说完驾云飞回华山峪。

  这里金童和玉女的母亲,见两个孩儿,就这样一去不返了。一同抱着两个孩子哭,全村人都围了过来,无不为之流涕。金童,玉女给四老磕了个头,又给乡亲们磕了个头,毅然向黑龙潭走去。

  两人来到黑龙潭边大喊:“妖精们听着,我们来了,由你们怎么处置吧。”

  黑龙潭里的水“哗哗”响了一阵子,两个妖精钻出了水面。

  妖精说:“你们还能言而有信,跟我们来。”

  荡妖记:第三十五回玉 员 外 喜 得 神 子,黑 龙 怪 借 腹 成 妖

  两上妖精领着金童和玉女走了不远,来到了一个山崖前,两个妖同时向山崖用力一推,山崖便开了一扇门,里边是个大石屋,妖精让金童玉女进去,他们也随之进去。妖精又把石门关上,点上了一根巨烛,里边有桌有椅有床,还有不少食物。

  两妖说:“今后你们就住在这里了,不让你们出去的时,你们就别想出去。到你们出去的时候,我们就会来领你们的,听见了吗?”

  金童,玉女说:“我们知道了。”

  两妖说:“知道了就好,你们闭一下眼睛。”

  金童,玉女把眼闭了一下,玉女觉得肚子痛了两下,也没有介意,再睁开眼时,两个妖精已不见了。金童去推门,这里哪里有门,是一个整块的石头。别说他们手无寸铁,就是有铁器,凿上一年半载,也凿不开。两个死了出去的心,饿了吃点东西,困了就去休息。

  一天,两天,不见两个妖精来,一月,两月,还是不见两个妖精来,玉女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整整怀孕了一年,才分娩了。生下了双胞男婴。一个婴儿是红色的,一个婴儿是白色的。刚一生下,两个孩子在地上打了个滚,变成了火成妖和水顺妖。

  两个妖怪“哈哈”大笑了起来:“我们总算成功了,成功了。”

  金童和玉女无限吃惊,一时不知所措。

  火成妖说:“你们一定想不到吧?我实话告诉你们。你们本是天上王母娘娘身边的金童、玉女。只因你们有了私情,又偷吃了两颗万年仙桃,才被打下凡来。如今我们已借你们之体,育了我们。现在我们已有了万年的道行了,从此便可以纵横天了,所向无敌了。”

  金童和玉女这才知,他们把他们弄到这里的原因,早知如此,即使一死,也不会养育两个妖精。但后悔已为之晚矣。

  两个妖精又用力一推石壁,门又开了,外边阳光灿烂,无比新鲜。

  荡妖记:第三十五回玉 员 外 喜 得 神 子,黑 龙 怪 借 腹 成 妖

  水顺妖说:“你们还有一件事,没有为我们办完,华山顶上有一池,名叫:‘天池’虽是池,池中却无有水。明天中午,王母娘娘要来华山找你们,你们求她将她浇蟠桃园之水,泻出一些,灌在水池里。若不,你们村里的人,又会患上瘟疫,一个也别想活,记住,我们去了。”两个妖精吩咐好了,驾起了祥云,飞的不知去向。

  金童,玉女想着自己的羞辱之事,无脸再回村中见乡亲。在洞中挨到第二天中午,果然听到天空中仙乐齐鸣,王母娘娘带着随从,驾云而来。听见玉母娘娘喊:“金童,玉女,你们在哪里?”

  金童和玉女忙答:“我们在这儿。”

  王母娘娘看见了说:“你们上来。”

  二人脚下生云,托着他们飞到了王母娘娘面前,一齐跪下给王母娘娘磕头。

  王母说:“你们知你们的前身吗?”

  金童和玉女说:“不知。”

  王母说:“我为你们拂去凡尘之灰,你们便知道了。”用拂尘在两个身上扫了几下,两个身上顿时起了灰尘,灰尘纷纷落下。两个顿觉得轻松了很多,上世之可,已历历在目了。

  两个说:“娘娘,我们已知我们前生之事了。”

  王母说:“知道了就好,你们已知人间的苦处了吧。”

  二个说:“我们已尽知了,求王母带我们回天宫。”

  王母说:“你们已纵淫泄欲,天宫已没有你们的份了。华山已录入仙籍,以后便是西岳之称了,这里正好缺一个君主,我已奏知玉帝,封金童为华山神,封玉女为华山夫人,今后要好好尽职,为人民除灾降福。”

  二个说:“谢王母厚恩,玉帝天恩。”

  王母说:“谢意我领了,有什么要求,就此讲一讲。”

  金童说:“只有一点小要求。”

  王母说:“有什么事,就此讲吧。”

  金童说:“华山之地人民病灾很多,求王母将你仙池之水,溢一些给我华山顶上的天池,有此天水。华山万物就可以繁茂,人民既可安康了。”

  王母说:“这些年你们已饱受人间的清苦,已知痛爱人民了。你们一定是一对好君主,你们的要求,我答应了。”

  二个说:“我们替华山万物生灵,谢谢王母仙德仙恩。”

  王母说:“此谢意我也领了,你们好好尽职,我去了。”说完驾云回天宫去了。从那后,天池中便有了满满的一池水,而且永不干枯。华山下也出了一股泉水,清澈甘甜,四时不竭,人们称为玉泉。金童和玉女,以为求的天水,为华山人民谋了福,他们哪里会知,他们已被妖精利用,铸成了以后的大错。

  荡妖记:第三十五回玉 员 外 喜 得 神 子,黑 龙 怪 借 腹 成 妖

  那一夜,玉员外夫妻和金成夫妻,同时做了一个相同的梦。梦见金童和玉女,穿着华山神,华山夫人的衣着,全身金光四射。金童和玉女对他们说:“父母,我们现在已是华山神和华山夫人了。求你们为我们建一座西岳大庙,再在华山脚下玉泉边,建一座玉泉院。”四人醒了,各道其梦,无不称奇,玉员外拍卖了倾家之资产,建成了西岳大殿和玉泉院。建成之后,玉员外和金成就在西岳大庙,出家修道,他们的妻子,也到玉泉院,出家修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