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礼70年 奋斗新时代 || 袁昌伟:一切为了首都的蓝天 | 中国汽车报

我想在4天前分享中国汽车新闻

编辑之前:

袁昌伟1968年毕业于北京工业大学机械工程系。曾在北京公交大修厂和北京公交厂的公交设计工作。他参与了铰接式公共汽车的技术改进,并开发了球形铰链机构。主持了红叶BK6590系列乘用车的设计以及中国第一台单燃料天然气公共汽车。袁昌伟曾任北京客车厂技术总监兼总工程师。他还与清华大学和北京理工大学合作开发了纯电动客车和氢燃料电池客车。

1956年,我和家人从四川搬到北京。为了留在北京陪伴家人,他参加了北京工业大学机械系学习。 1968年毕业后,他去山西接受了近一年的培训。返回北京后,他被分配到北京公交维修店从事技术工作。这始于他的公共汽车生涯。

开发球形接头,为大型乘用车铺平道路

1960年代,北京开始研发铰接式公共汽车,以解决公共交通能力不足的问题。与单人乘用车相比,铰接式公共汽车的技术难点在于铰链机构的设计和组装。当时,我们生产的铰接式公共汽车通常是三轴交叉盘式铰链。尽管这种结构是安全可靠的,但是它具有重量大,零件多且加工技术复杂的特点。另外,铰接棚的松紧度不好,导致乘坐体验差。

毕业后我要做的第一项工作是开发一种新型的铰链机构。当时,前苏联和美国的铰接式公共汽车已经开始采用球型铰链机构,该铰接机构轻巧,简单,并使铰接式公共汽车更加灵活。我们对国外技术进行了分析,发现球形铰链球头部分是由稀有金属制成的。当时在国内工业层面上进行假冒产品是不现实的。

在设计过程中,我们在北京西郊找到了一个部队寻求帮助,最后决定使用18CrMnTi(18铬锰钛)作为球头的原料,并在球头外覆盖尼龙材料,补充润滑脂。在设计方面,清华大学机械系在帮助我们进行设计验证和计算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1976年8月15日,我们将新设计的铰链装置组装到BG660铰接式客车上,然后将测试车开到北京昌平的油罐车加油站进行空载,重型测试和坚固的非铺装式在道路上进行了性能测试,以验证铰链机构的可靠性。

最终,通过了新型的球形接头测试。这种新设计极大地提高了铰链机构的性能,使铰链机构的总重量从227公斤减少到50公斤,零件数量仅为40个,有效地缩短了加工和组装工时。

该设计于1978年被交通部授予部长级科学技术成就奖,并于同年在全国科学技术大会上被授予奖项。从那时起,球形铰链机构已被前置发动机的铰接式公共汽车所使用。

尽管我的工作单位是修理厂,但我也从事车辆技术研究和公交车组装。当时我遇到了北京汽车维修公司第四工厂的工程师。他从事设计和制造,我从事维护,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对此很熟悉。后来,我很幸运地成为他的徒弟,并从公共汽车维护部门正式进入研发和生产。

在正式从事公交车的研发之后,我和我的同事们开发了“红叶”牌乘用车和各种铰接式公交车,但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中国在中国开发的第一台单燃料天然气公交车。 1990年代后期。经验。

开发天然气巴士为祖国送礼物

在1990年代后期,北京的空气污染非常严重。外国代表团来北京访问时,他们还批评了北京的空气污染。当时,中国尚未提出PM2.5的概念。车辆的大部分污染是可见的烟雾,公交车被公众称为“ motoo”。

1999年国庆节前夕,朱R基总理(左二)来到北京第一公交车队检查清洁燃料公交车的使用情况。

当时,国务院总理朱R基找到了北京的领导人,并要求在一定期限内解决空气污染问题。管理公交车的尾气排放已成为当务之急。为了解决公交车尾气污染问题,我们当时考虑了很多方法。当时,我们找不到适合中国公交车使用的低排放柴油发动机。另外,柴油质量不好,我们采取了不同的方法,设计了汽油和液化石油气的双重燃料。乘用车,以提高车辆的尾气排放水平,但此程序不起作用。

北京公交将双燃料公交车投入城市重点线路后,有人反映出柴油的气味消失了,但闻到了汽油和汽油的气味。随后,我们与底盘提供商Erqi协商了更全面的解决方案,并最终决定开发天然气公交车。

有了适当的解决方案,您就必须找到合适的发动机供应商。在众多选项中,我们选择了康明斯。后来,我们去美国进行了检查,但是美国的态度非常谨慎。他们相继问了我们三个问题:您汽车的天然气中甲烷含量是多少?车辆组装后使用哪种生产线?您的维护水平是多少?

首先,我们去了美国进行检查,然后康明斯的技术人员来到北京调查了实际情况。我们带美国代表参观了北京最先进的保修工厂。当时,美国代表连续三天访问了天然气供应,以确认甲烷含量为93%。达到他们的标准后,我们给了我们三个用于车辆试制的原型。

1998年6月,北京公交总厂用了三个月的时间生产了一辆单燃料天然气公交车。

1998年3月,我们在双燃料客车车身的基础上,用3个月的时间完成了天然气客车的试生产。在试生产过程中,天然气罐最初是放置在底盘上,使用钢瓶,但储气量有限,影响了行驶距离。之后,我们对它进行了改进,换上了缠绕筒,并把它放在屋顶上。一方面,气瓶压力可达20mpa,质量也很轻。同时,我们也举起了它。升级后的行驶里程,定型车充满空气,可行驶200-300公里。

就这样,我们得到了康明斯的认可,第一批300辆单燃料天然气公交车在1999年国庆前夕的街头亮相。从那时起,北京公交车排放的烟越来越少,北京公交车逐渐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公交车运营商。

(感谢陈波提供采访线索,除采访口述外,本文还引用了[0x9a8b]、[0x9a8b];除签名外,此版本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口述:袁长卫:吴格图:袁长卫:吴戈编辑:孙伟川格式:孟轩

爆料热线:

010-;

收集报告投诉

0x251C

编辑前:

袁昌伟1968年毕业于北京工业大学机械工程系。曾在北京公交大修厂和北京公交厂的公交设计工作。他参与了铰接式公共汽车的技术改进,并开发了球形铰链机构。主持了红叶BK6590系列乘用车的设计以及中国第一台单燃料天然气公共汽车。袁昌伟曾任北京客车厂技术总监兼总工程师。他还与清华大学和北京理工大学合作开发了纯电动客车和氢燃料电池客车。

1956年,我和家人从四川搬到北京。为了留在北京陪伴家人,他参加了北京工业大学机械系学习。 1968年毕业后,他去山西接受了近一年的培训。返回北京后,他被分配到北京公交维修店从事技术工作。这始于他的公共汽车生涯。

开发球形接头,为大型乘用车铺平道路

1960年代,北京开始研发铰接式公共汽车,以解决公共交通能力不足的问题。与单人乘用车相比,铰接式公共汽车的技术难点在于铰链机构的设计和组装。当时,我们生产的铰接式公共汽车通常是三轴交叉盘式铰链。尽管这种结构是安全可靠的,但是它具有重量大,零件多且加工技术复杂的特点。另外,铰接棚的松紧度不好,导致乘坐体验差。

毕业后我要做的第一项工作是开发一种新型的铰链机构。当时,前苏联和美国的铰接式公共汽车已经开始采用球型铰链机构,该铰接机构轻巧,简单,并使铰接式公共汽车更加灵活。我们对国外技术进行了分析,发现球形铰链球头部分是由稀有金属制成的。当时在国内工业层面上进行假冒产品是不现实的。

在设计过程中,我们在北京西郊找到了一个部队寻求帮助,最后决定使用18CrMnTi(18铬锰钛)作为球头的原料,并在球头外覆盖尼龙材料,补充润滑脂。在设计方面,清华大学机械系在帮助我们进行设计验证和计算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1976年8月15日,我们将新设计的铰链装置组装到BG660铰接式客车上,然后将测试车开到北京昌平的油罐车加油站进行空载,重型测试和坚固的非铺装式在道路上进行了性能测试,以验证铰链机构的可靠性。

最终,通过了新型的球形接头测试。这种新设计极大地提高了铰链机构的性能,使铰链机构的总重量从227公斤减少到50公斤,零件数量仅为40个,有效地缩短了加工和组装工时。

该设计于1978年被交通部授予部长级科学技术成就奖,并于同年在全国科学技术大会上被授予奖项。从那时起,球形铰链机构已被前置发动机的铰接式公共汽车所使用。

尽管我的工作单位是修理厂,但我也从事车辆技术研究和公交车组装。当时我遇到了北京汽车维修公司第四工厂的工程师。他从事设计和制造,我从事维护,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对此很熟悉。后来,我很幸运地成为他的徒弟,并从公共汽车维护部门正式进入研发和生产。

在正式从事公交车的研发之后,我和我的同事们开发了“红叶”牌乘用车和各种铰接式公交车,但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中国在中国开发的第一台单燃料天然气公交车。 1990年代后期。经验。

开发天然气巴士为祖国送礼物

在1990年代后期,北京的空气污染非常严重。外国代表团来北京访问时,他们还批评了北京的空气污染。当时,中国尚未提出PM2.5的概念。车辆的大部分污染是可见的烟雾,公交车被公众称为“ motoo”。

1999年国庆节前夕,朱R基总理(左二)来到北京第一公交车队检查清洁燃料公交车的使用情况。

当时,国务院总理朱R基找到了北京的领导人,并要求在一定期限内解决空气污染问题。管理公交车的尾气排放已成为当务之急。为了解决公交车尾气污染问题,我们当时考虑了很多方法。当时,我们找不到适合中国公交车使用的低排放柴油发动机。另外,柴油质量不好,我们采取了不同的方法,设计了汽油和液化石油气的双重燃料。乘用车,以提高车辆的尾气排放水平,但此程序不起作用。

北京公交将双燃料公交车投入城市重点线路后,有人反映出柴油的气味消失了,但闻到了汽油和汽油的气味。随后,我们与底盘提供商Erqi协商了更全面的解决方案,并最终决定开发天然气公交车。

有了适当的解决方案,您就必须找到合适的发动机供应商。在众多选项中,我们选择了康明斯。后来,我们去美国进行了检查,但是美国的态度非常谨慎。他们相继问了我们三个问题:您汽车的天然气中甲烷含量是多少?车辆组装后使用哪种生产线?您的维护水平是多少?

首先,我们去了美国进行检查,然后康明斯的技术人员来到北京调查了实际情况。我们带美国代表参观了北京最先进的保修工厂。当时,美国代表连续三天访问了天然气供应,以确认甲烷含量为93%。达到他们的标准后,我们给了我们三个用于车辆试制的原型。

1998年6月,北京客车厂花了三个月的时间生产了一辆以天然气为燃料的天然气客车。

1998年3月,我们以双燃料客车的车身为基础,在三个月内完成了天然气客车的试生产。在试生产过程中,天然气罐最初被放置在底盘上并使用钢瓶,但是气体储备有限,这影响了行驶距离。之后,我们对其进行了改进,并用缠绕圆筒替换了它并将其放在屋顶上。一方面,气缸的压力可以达到20 MPa,质量也很轻,并且续驶里程也得到了改善。整形后的车辆充满汽油,可以行驶200至300公里。

这样,我们得到了康明斯的认可,这是1999年国庆节前夕,第一批300辆单式汽油燃料天然气公交车上街。从那时起,北京的公交车已不再烟熏,北京公共交通已逐渐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公交车运营商。

(庆祝陈波提供了采访线索;除采访命令外,本文指的是《当代北京城市公共交通》,《城市公交车辆装配技术简讯》;此版本的图片由受访者提供,但签名除外)

口语:袁昌伟饰面:吴戈图:袁昌伟吴戈编辑:孙为川布局:孟璇

爆炸性热线:

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