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长老出尔反尔,凡人少年无奈接受赌约,不修成仙不回头

  小说:二长老出尔反尔,凡人少年无奈接受赌约,不修成仙不回头

  严小灯听了二长老的话,怒发冲冠,指着二长老骂道:“老豆虫,我看你是越活越没气度了,夏晚秋愿意嫁给谁是她的自由,岂是你说了算的?!”

  眼睛里杀气弥漫,二长老看了也不由皱了一下眉头,心里胆怯一分。

  不过他嘴上不会表露,冷笑道:“这事你说对了,老夫就是有这个本事说了算,在武栖城,谁能拦得住我,哈哈哈哈哈哈!”

  严小灯见他倚强凌弱,毫不讲道理,尤其这件事牵扯到了夏晚秋,再也忍耐不住,双眼再次慢慢被红血丝覆盖,夹杂着些许的黑墨色,仔细看令人胆寒。

  他冷冷地说,声音有些沙哑:“看来你是想死在这成家了,老王八!”周围人心里顿生一股陌生感,仿佛严小灯已不是刚才那个少年。

  二长老如此嚣张,其实一部分原因就是等严小灯暴走,自己好再找理由,除之以绝后患,尤其是严小灯眼里那非常人的杀气,让他心里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

  听了严小灯的话,他冷笑道:“大家都听见了,老夫已经饶他死罪,这小子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辱骂老夫,找死可怪不得我了!”

  说完再次发力,双拳燃起赤炎,不打算给严小灯任何活命的机会,暴起发力,直接冲了过来。而严小灯也不躲闪,摆出家传的武学招式,双手发力迎向了二长老的火拳。

  眼看严小灯就要命丧拳下,突然在两人之间陡然升起了厚厚一层水幕,二长老的火拳打在上面,升腾起大量的水汽,把众人又倒逼的退了几步。

  接着,一袭白衣人影跳落在地,阴冷的看了成青云一眼,又看了看严小灯,见他并无大恙,才转身面向二长老。

  二长老第一次露出凝重的神色,不仅是因为来人实力不俗,更是因为水灵力正好克制自己的火灵力。二长老阴沉的问:“你是何人?”

  无伤依旧面无表情,淡淡地说:“严家武师。”

  “看你实力不俗,也怕是刚刚人仙,为何待在这小小的严家,不如随我回门派,定能谋取一个不错的地位。”二长老耍起了心机,试图不战而屈人之兵。

  无伤不为所动:“鄙人留在严家只为报恩,岂是你等是非不分黑白不明的老东西明白的道理!”

  二长老今天接连被骂,多少年来从未有过,不禁的大怒:“好你个小辈,目无尊长,今日先教育你,再取严小子的小命!”说着双手握拳,浑身渐渐燃起赤炎,头发也随着飞舞起来,双眼中燃烧着熊熊的火苗,好似一尊怒目金刚,整个人的气势又上升了几分。

  无伤也如临大敌,因为虽然属性相克,但是自己根基不如对方,真较量起来很难占到便宜。

  二长老哈哈笑道:“都说水克火,老夫偏偏不信,今天就把你这水瓢虫蒸干!”说完直接挥拳打来,拳上的火焰围着拳头旋转,整个手臂就像一个火龙卷风一样。无伤不敢怠慢,平举双手,在身前形成了一个半球形水盾,试图抵挡住二长老一拳。

  二长老的拳打到水盾上,发出“嗤嗤”的响声,速度明显慢了下来,但是拳头还是在渐渐推进,而拳上的火焰很神奇的在水盾中仍在燃烧。无伤面色凝重,腾出一只手,凭空一握,一条一丈长的水鞭形成,用力一辉,紧紧缠绕住二长老的脖子,但是无法突破他的护体火焰,只能再次减缓二长老的推进速度。

  二长老嘴角一直挂着冷笑,陡然暴喝一声,全身火焰如爆炸一般,将面前的水盾和脖子上的水鞭全部炸散,待众人再次看清时,二长老的拳已经打在无伤身上,无伤退了一步,嘴角流出一丝鲜血,显然受了伤。反看二长老毫发无损,只是面色却苍白了一些,刚才的一击明显消耗了他很大的灵力。

  无伤凝出水鞭准备再战,这次的水鞭没有刚才的粗壮。

  严小灯虽然没有踏入修道行列,但是也看出自己师父已无力再战,当下挡在师父面前,沉声说道:“师父,这次的事情因我而起,不能再让您出手。小灯随着老匹夫回门派便是,顺便修炼到人仙,正好回来刷刷威风!”

  修炼一途,只有少数天分高的人才能突破到人仙境,成青云让二长老划下这一道,无非是为了让严小灯诛心,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嫁于他人,自己却无能为力,生不如死。

  成青云听了严小灯的话,嘴角浮起一丝满意的冷笑。

  严小灯自己也很明白,想遍各种办法,唯有这一种还有一线生机。只怪自己实力不济,无法抗衡二长老。

  无伤听了严小灯的话断然拒绝:“你不用多说,为师不可能看你自己往绝路上走。今日定要与这老东西决一个高下!”

  严小灯对着无伤扑通跪下,磕了一个响头:“请师父务必答应小灯!我去武源派,大不了修不到人仙也不会有性命之忧,但是徒儿不能眼看师父替徒儿受难!”

  无伤复杂的看着严小灯,终于还是叹了口气,他明白自己即便全力,也只是一死而已,于是说道:“也罢,就随你。”说完接着对二长老说:“老匹夫,小灯随你回门派,你需以天地规则立下毒誓,不得伤他性命,否则我今日拼了性命也不会让你得逞!”

  天地规则立誓,如果违反,必将受到规则反噬,影响到自身的修为,甚至有性命之忧,所以修道之人一般不会以天地规则立誓。

  二长老权衡半天,发现自己如果武力解决的话并不轻松,自己即使胜了也是惨胜,不如答应下来,再想办法。遂以天地规则立誓,不伤严小灯性命,然后马上就要带他走。

  严小灯没办法,回头看了无伤一眼,无伤心领神会,大声说:“放心去,这边谁来谁死!”二长老和成青云听了这话,都皱了皱眉头,这分明就是说给自己听的,警告不要想着耍花样伤害夏晚秋。

  严小灯听了师父的承诺,回头对二长老说:“老头,打赌都得下彩头,我若是赢了,你当如何?”二长老哈哈大笑:“好,老夫就当陪你玩玩,你提条件吧!”严小灯说道:“二长老果然豪爽,这样如何,我若打败你门下弟子,你保夏家兄妹进武源派修行,怎么样?”

  二长老迟疑片刻,答应道:“好,老夫答应你,不过他兄妹二人进门派可以,能不能修得大道我可不能保证。”严小灯一笑:“这不劳二长老费心。走吧,看本少爷怎么变成你门派的天才!”

  二长老哼了一声:“狂妄!”说完一把拉住严小灯的胳膊,脚下生出赤火,向武源派的方向飞奔而去,一会就看不见人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