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啊,娘在坑外面,等你跳出来

  

  与教练对话,不亦说乎

  “妈妈,我有点害怕。”

  我和她肩并肩坐在沙发上。

  “妞妞,我们来玩你喜欢的问问题好吗?”

  这是在8月2日的那天晚上发生的对话,第二天开始的双休日,我就要组织《与教练对话》的两天课程了。

  妞妞害怕的是什么呢?

  这几天女儿的排球队放了一个6天的高温假,在放假之前最后一个晚上的训练里,教练开始教小队员们发球,临走,撂下一句话,我看看你们放假回来以后,谁是最后一个才能把球发过网的。

  妞妞被这句话给抓住了,准确说,是被万一完不成的恐惧给抓住了。所以,每天,我们都要和她的“害怕”交锋一下。

  “妞妞,王指导对你们的发球要求是什么?”

  “要求我们对墙发球,球可以从头顶飞出去。”

  “那么你希望高温假结束后,能够做到什么呢?”

  “我也希望做到这个呀。”

  “那你觉得你可以用来学习发球技术的方法,有哪些?”

  “我可以请教王指导。”

  “还有呢?”

  “请教妈妈,因为妈妈是一个埋起来的体育优秀生”(哈哈,是埋没啊,别把为娘活埋了呀)。

  "还有呢?"

  “我还可以请外婆每天监督我完成发球的动作。”(外婆是你的资源呢!)

  “我还可以请教Siri。”(嘿,这个很有趣!我们打开了ipad,然后找到了一些排球分解动作的视频。)

  “还有呢?”

  “我自己练习呀。”(不要忘记了,你是你自己最好的帮手。)

  “妞妞,我们已经想了到了5个帮助你学习的方法了,你觉得可能还有什么呢?”

  此时客厅里传来了冬奥会女排资格赛的解说声,我指了指外面,我们是不是还可以看看排球比赛,向女排大姐姐学习,向你的偶像朱婷姐姐学习呢!

  她的眼睛里闪着光,开始有点开心起来。

  “那么想一想,假如你的其他队友天天都不练习,吃喝玩乐去了,那么你六天以后的结果会怎么样?”

  “那我一定会是第一个,王指导一定会表扬我的。”

  “那么如果大家和你一样也都在家里努力练习,那你要怎么做呢?”

  “我也努力呀,我们都会合格,那我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妞妞,我们来玩打分吧!前面如果你跟妈妈说,你害怕就是10分,那么现在你觉得现在这个害怕可以打几分呢?

  ”5分吧!“

  嗯,我很接纳这个分数,害怕是一种情绪,我们无法消除她,就让她放着吧,我需要让她看到害怕这个“坑”外面的世界。

  因为,爱因斯坦说,在问题产生的层面,永远无法解决问题。

  在我们问题的背后,都是我们的思维模式,我看到的是我的孩子,有一颗追求卓越的心,所以一旦目标无法达成,她就会特别恐惧和沮丧,尤其是得不到她所认为的重要人的认可的时候,因为特想要什么,所以特别害怕得不到什么。

  这种得不到后的害怕抓住她,让她陷入自己和自己较劲的“坑”里。

  荣格说,除非我们可以把我们的无意识的模式意识化,否则他就会一直在暗处里左右着我们。

  我看见一个追求卓越和优秀的小女孩,正如我看见了我自己。

  当一个人陷入一个坑,坑外的人们或许特别想把坑里的人拽出来,给他加油和鼓励,给他讲方法,分享经验,但是我更希望我的孩子,能够自己跳出这个“坑”。

  教练式的对话永远指向的是每个人自己所设定的未来,到底要什么,而不是不要什么,一个积极正向的动机,一个正面描述的目标,并且要SMART化,把目标变成清晰可见。

  有了目标,我们再寻找从现状到彼岸的路径。

  我相信她具备解决问题的能力,我相信她具有解决问题的资格,我相信她拥有解决问题的资源,我相信她可以成为更好的自己。我相信,她会为她的目标去采取行动。

  所以,我无需给什么建议,因为她可以。事实是,她真的可以。

  大家想知道后来的结果吗?

  在恢复训练的前一天,她告诉我,她可以做到6成的对墙发球,可以从头顶弹飞出去了。然后据我的观察,在第一天的训练里,她的发球技术目前在队里可以排名第一,虽然还有不少进步空间,也还没有把球发过网,但是,她表示觉得有信心可以实现这个目标。

  每个人生命中,都会遇到一个教练你的人,作为父母,我们就是孩子最好的教练。

  如果你想接受一次教练的体验,或者也想成为一名支持他人成长的教练,欢迎持续关注君说乎后期组织的《与教练对话》,我们继续连线创问中国教练中心,用线上直播+线下共修的方式,和千万人一起,用教练,推动人类集体意识的进化。

  96

  我是总舵主

  0.1

  2019.08.09 11:09*

  字数 1615

  

  与教练对话,不亦说乎

  “妈妈,我有点害怕。”

  我和她肩并肩坐在沙发上。

  “妞妞,我们来玩你喜欢的问问题好吗?”

  这是在8月2日的那天晚上发生的对话,第二天开始的双休日,我就要组织《与教练对话》的两天课程了。

  妞妞害怕的是什么呢?

  这几天女儿的排球队放了一个6天的高温假,在放假之前最后一个晚上的训练里,教练开始教小队员们发球,临走,撂下一句话,我看看你们放假回来以后,谁是最后一个才能把球发过网的。

  妞妞被这句话给抓住了,准确说,是被万一完不成的恐惧给抓住了。所以,每天,我们都要和她的“害怕”交锋一下。

  “妞妞,王指导对你们的发球要求是什么?”

  “要求我们对墙发球,球可以从头顶飞出去。”

  “那么你希望高温假结束后,能够做到什么呢?”

  “我也希望做到这个呀。”

  “那你觉得你可以用来学习发球技术的方法,有哪些?”

  “我可以请教王指导。”

  “还有呢?”

  “请教妈妈,因为妈妈是一个埋起来的体育优秀生”(哈哈,是埋没啊,别把为娘活埋了呀)。

  "还有呢?"

  “我还可以请外婆每天监督我完成发球的动作。”(外婆是你的资源呢!)

  “我还可以请教Siri。”(嘿,这个很有趣!我们打开了ipad,然后找到了一些排球分解动作的视频。)

  “还有呢?”

  “我自己练习呀。”(不要忘记了,你是你自己最好的帮手。)

  “妞妞,我们已经想了到了5个帮助你学习的方法了,你觉得可能还有什么呢?”

  此时客厅里传来了冬奥会女排资格赛的解说声,我指了指外面,我们是不是还可以看看排球比赛,向女排大姐姐学习,向你的偶像朱婷姐姐学习呢!

  她的眼睛里闪着光,开始有点开心起来。

  “那么想一想,假如你的其他队友天天都不练习,吃喝玩乐去了,那么你六天以后的结果会怎么样?”

  “那我一定会是第一个,王指导一定会表扬我的。”

  “那么如果大家和你一样也都在家里努力练习,那你要怎么做呢?”

  “我也努力呀,我们都会合格,那我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妞妞,我们来玩打分吧!前面如果你跟妈妈说,你害怕就是10分,那么现在你觉得现在这个害怕可以打几分呢?

  ”5分吧!“

  嗯,我很接纳这个分数,害怕是一种情绪,我们无法消除她,就让她放着吧,我需要让她看到害怕这个“坑”外面的世界。

  因为,爱因斯坦说,在问题产生的层面,永远无法解决问题。

  在我们问题的背后,都是我们的思维模式,我看到的是我的孩子,有一颗追求卓越的心,所以一旦目标无法达成,她就会特别恐惧和沮丧,尤其是得不到她所认为的重要人的认可的时候,因为特想要什么,所以特别害怕得不到什么。

  这种得不到后的害怕抓住她,让她陷入自己和自己较劲的“坑”里。

  荣格说,除非我们可以把我们的无意识的模式意识化,否则他就会一直在暗处里左右着我们。

  我看见一个追求卓越和优秀的小女孩,正如我看见了我自己。

  当一个人陷入一个坑,坑外的人们或许特别想把坑里的人拽出来,给他加油和鼓励,给他讲方法,分享经验,但是我更希望我的孩子,能够自己跳出这个“坑”。

  教练式的对话永远指向的是每个人自己所设定的未来,到底要什么,而不是不要什么,一个积极正向的动机,一个正面描述的目标,并且要SMART化,把目标变成清晰可见。

  有了目标,我们再寻找从现状到彼岸的路径。

  我相信她具备解决问题的能力,我相信她具有解决问题的资格,我相信她拥有解决问题的资源,我相信她可以成为更好的自己。我相信,她会为她的目标去采取行动。

  所以,我无需给什么建议,因为她可以。事实是,她真的可以。

  大家想知道后来的结果吗?

  在恢复训练的前一天,她告诉我,她可以做到6成的对墙发球,可以从头顶弹飞出去了。然后据我的观察,在第一天的训练里,她的发球技术目前在队里可以排名第一,虽然还有不少进步空间,也还没有把球发过网,但是,她表示觉得有信心可以实现这个目标。

  每个人生命中,都会遇到一个教练你的人,作为父母,我们就是孩子最好的教练。

  如果你想接受一次教练的体验,或者也想成为一名支持他人成长的教练,欢迎持续关注君说乎后期组织的《与教练对话》,我们继续连线创问中国教练中心,用线上直播+线下共修的方式,和千万人一起,用教练,推动人类集体意识的进化。

  

  与教练对话,不亦说乎

  “妈妈,我有点害怕。”

  我和她肩并肩坐在沙发上。

  “妞妞,我们来玩你喜欢的问问题好吗?”

  这是在8月2日的那天晚上发生的对话,第二天开始的双休日,我就要组织《与教练对话》的两天课程了。

  妞妞害怕的是什么呢?

  这几天女儿的排球队放了一个6天的高温假,在放假之前最后一个晚上的训练里,教练开始教小队员们发球,临走,撂下一句话,我看看你们放假回来以后,谁是最后一个才能把球发过网的。

  妞妞被这句话给抓住了,准确说,是被万一完不成的恐惧给抓住了。所以,每天,我们都要和她的“害怕”交锋一下。

  “妞妞,王指导对你们的发球要求是什么?”

  “要求我们对墙发球,球可以从头顶飞出去。”

  “那么你希望高温假结束后,能够做到什么呢?”

  “我也希望做到这个呀。”

  “那你觉得你可以用来学习发球技术的方法,有哪些?”

  “我可以请教王指导。”

  “还有呢?”

  “请教妈妈,因为妈妈是一个埋起来的体育优秀生”(哈哈,是埋没啊,别把为娘活埋了呀)。

  "还有呢?"

  “我还可以请外婆每天监督我完成发球的动作。”(外婆是你的资源呢!)

  “我还可以请教Siri。”(嘿,这个很有趣!我们打开了ipad,然后找到了一些排球分解动作的视频。)

  “还有呢?”

  “我自己练习呀。”(不要忘记了,你是你自己最好的帮手。)

  “妞妞,我们已经想了到了5个帮助你学习的方法了,你觉得可能还有什么呢?”

  此时客厅里传来了冬奥会女排资格赛的解说声,我指了指外面,我们是不是还可以看看排球比赛,向女排大姐姐学习,向你的偶像朱婷姐姐学习呢!

  她的眼睛里闪着光,开始有点开心起来。

  “那么想一想,假如你的其他队友天天都不练习,吃喝玩乐去了,那么你六天以后的结果会怎么样?”

  “那我一定会是第一个,王指导一定会表扬我的。”

  “那么如果大家和你一样也都在家里努力练习,那你要怎么做呢?”

  “我也努力呀,我们都会合格,那我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妞妞,我们来玩打分吧!前面如果你跟妈妈说,你害怕就是10分,那么现在你觉得现在这个害怕可以打几分呢?

  ”5分吧!“

  嗯,我很接纳这个分数,害怕是一种情绪,我们无法消除她,就让她放着吧,我需要让她看到害怕这个“坑”外面的世界。

  因为,爱因斯坦说,在问题产生的层面,永远无法解决问题。

  在我们问题的背后,都是我们的思维模式,我看到的是我的孩子,有一颗追求卓越的心,所以一旦目标无法达成,她就会特别恐惧和沮丧,尤其是得不到她所认为的重要人的认可的时候,因为特想要什么,所以特别害怕得不到什么。

  这种得不到后的害怕抓住她,让她陷入自己和自己较劲的“坑”里。

  荣格说,除非我们可以把我们的无意识的模式意识化,否则他就会一直在暗处里左右着我们。

  我看见一个追求卓越和优秀的小女孩,正如我看见了我自己。

  当一个人陷入一个坑,坑外的人们或许特别想把坑里的人拽出来,给他加油和鼓励,给他讲方法,分享经验,但是我更希望我的孩子,能够自己跳出这个“坑”。

  教练式的对话永远指向的是每个人自己所设定的未来,到底要什么,而不是不要什么,一个积极正向的动机,一个正面描述的目标,并且要SMART化,把目标变成清晰可见。

  有了目标,我们再寻找从现状到彼岸的路径。

  我相信她具备解决问题的能力,我相信她具有解决问题的资格,我相信她拥有解决问题的资源,我相信她可以成为更好的自己。我相信,她会为她的目标去采取行动。

  所以,我无需给什么建议,因为她可以。事实是,她真的可以。

  大家想知道后来的结果吗?

  在恢复训练的前一天,她告诉我,她可以做到6成的对墙发球,可以从头顶弹飞出去了。然后据我的观察,在第一天的训练里,她的发球技术目前在队里可以排名第一,虽然还有不少进步空间,也还没有把球发过网,但是,她表示觉得有信心可以实现这个目标。

  每个人生命中,都会遇到一个教练你的人,作为父母,我们就是孩子最好的教练。

  如果你想接受一次教练的体验,或者也想成为一名支持他人成长的教练,欢迎持续关注君说乎后期组织的《与教练对话》,我们继续连线创问中国教练中心,用线上直播+线下共修的方式,和千万人一起,用教练,推动人类集体意识的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