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姥爷与他俩的战友们(107)大大的朋友

?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时,田中大佐在先前接到唐少侯的电话汇报后,他正在司令部里心神不宁地等候着康百万的到来。

其实,田中大佐与唐少侯一样,数天前他们在接到南京方面关于协助调查康家庄的电报后,他们也都曾经忐忑不安过。

他们担心彻查康家庄,会随带查到康百万,如果康百万也参与了那些反日活动,再牵扯出他们三个人合伙倒卖军火和其他军控物资的事情,那么他和唐少侯也都将受到军法处置,从而罪责难逃。

因此,田中大佐在接到南京梅机关特务头子西义显要求他们协查康家庄的来电后,他立刻喊来唐少侯。两人一合计,田中大佐让唐少侯立即选派出几个得力能干的特务,乔装打扮后秘密前往淮安县南三河一带打探,看看有没有康百万等人在那里活动的踪迹。

经过那些派出的人多日的探访,他们不仅没有看到康百万等人的一丝踪迹,而且也没有打听到康百万参与那些反日活动的一丁点儿消息。

不久,他们又接到线人来报,说康百万一行人正从西安城一路返回,一行人浩浩荡荡,目前已经到了睢宁县、灵璧县一带,他们二人心里这才稍安,他们便也打消了先前的许多顾虑。

那些特务之所以去南三河一带打探落空,那是因为康百万在返回康家庄前,他早就提前做好了应对准备。

在康家庄与日伪军发生战斗后,康百万知道这肯定难逃日伪军对康家庄的探查,于是他们在从洪泽湖西回来时就隐藏了行踪,并让夏邑、商丘一带的康家店铺抽调出一部分人手,乔装出他们的模样一路北行,然后再根据电报通知,算着日子一路南下,在睢宁城里的康家客栈等候他们,到时候接应他们返回蚌埠城。

田中大佐见康百万与唐少侯已经赶来他的司令部,并且听汇报说康百万自进城以来他的一切举动也没有任何异常,田中大佐便更少了许多先前的揣测和顾忌。

等康百万到了田中大佐办公室门外时,不等把门的卫兵通报完毕,田中大佐就吩咐有请康百万进来。

康百万一进房间,田中大佐就离开了办公桌,说笑着向康百万走了过去,待走到康百万跟前,他笑容满面地拍着康百万的肩膀说道:

“康先生,你的回来的太迟了!太迟了!我和唐桑非常非常地想念你呀!”

观察田中大佐的言语神情,康百万更加肯定他们并不了解自己的真实情况,于是他故作神情严肃的样子,毕恭毕敬地对田中大佐说道:

“司令官阁下,我离开的这些日子,我也非常非常想念您啦!敝人这次往返西安一路,实在不太平,然而多亏有司令官给予的特别通行证,仰仗司令官阁下的威名,我才减少了往返路途中的许多麻烦,实在多谢司令官阁下的关照!”

康百万一边说,一边恭恭敬敬地脱帽弯腰鞠躬,向田中大佐致谢。

“你的,我不要你谢谢的,我们是大大的朋友!朋友的,互相大大的照顾!康先生,你的,懂吗?”

沙发上落座。

见田中大佐对康百万还是如此客气,唐少侯也忙不迭地伸手请康百万落座。

待康百万与田中大佐都落座后,唐少侯便小心翼翼地站到了田中大佐一侧。

“司令官阁下,这次为了给您淘几件上好的古董,敝人确实费了很大的周折,这一路上经常遇到各方盘查,经过我多方打点疏通关系,才得以完好无损地给您带回来,不知道司令官阁下见了后会不会喜欢?”

康百万落座后,品味出田中大佐刚才话中的意思,他便利用让人从西安古董市场上收来的几件古董吊起了田中大佐的胃口。

“康先生,你的,就是中国人所说的知音,你就是我大大的知音!什么古董的,快快地拿来,一起欣赏欣赏的有!”

田中大佐听康百万说到古董二字,他满脸上便立刻流露出了一副痴迷的神色。

“司令官阁下,我这次来拜见您,就好像一名嫌疑犯似的,随我来的下人以及给您带来的那几件古董和礼品都被您的士兵拦挡在外面了,我哪里还能带得进来呢?”康百万故作不悦地说道。

听康百万说完,田中大佐装出迷惑不解的样子,掉头对唐少侯说道:“唐桑,有这等事?你的,立即去传我的话,让他们快快地放人,快快地送进来!”

得到田中大佐的指令,唐少候赶紧麻溜地跑了出去,不一会儿他就引着王兆义、杨兆河等四人抬着礼品走了进来。

那四人待把礼品小心翼翼地放下来后,就都低垂着头,蹑手蹑脚地退了出去……

康百万从田中大佐司令部回来,虽然田中大佐和唐少侯对他表面上还是十分客气,但是唐少侯布置在康家蚌埠总店会所外围的那些暗探一处也没有撤掉。

康百万知道小鬼子和唐少侯对自己还没有完全释疑,自己这里已经被小鬼子和特务严密地监控了起来。

为了彻底打消田中老鬼子和唐少侯的怀疑,不露出任何可供这些人调查的破绽,康百万果断地叫康蛋蛋发出了终止一切对外联络的信号。

康百万以这种早就熟练的地下蛰伏的方式,向康家庄和方国忠等人传递出了自己这里已经发生险情的暗示。

96

江苏阿康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19.6

2019.08.06 05:55

字数 1851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时,田中大佐在先前接到唐少侯的电话汇报后,他正在司令部里心神不宁地等候着康百万的到来。

其实,田中大佐与唐少侯一样,数天前他们在接到南京方面关于协助调查康家庄的电报后,他们也都曾经忐忑不安过。

他们担心彻查康家庄,会随带查到康百万,如果康百万也参与了那些反日活动,再牵扯出他们三个人合伙倒卖军火和其他军控物资的事情,那么他和唐少侯也都将受到军法处置,从而罪责难逃。

因此,田中大佐在接到南京梅机关特务头子西义显要求他们协查康家庄的来电后,他立刻喊来唐少侯。两人一合计,田中大佐让唐少侯立即选派出几个得力能干的特务,乔装打扮后秘密前往淮安县南三河一带打探,看看有没有康百万等人在那里活动的踪迹。

经过那些派出的人多日的探访,他们不仅没有看到康百万等人的一丝踪迹,而且也没有打听到康百万参与那些反日活动的一丁点儿消息。

不久,他们又接到线人来报,说康百万一行人正从西安城一路返回,一行人浩浩荡荡,目前已经到了睢宁县、灵璧县一带,他们二人心里这才稍安,他们便也打消了先前的许多顾虑。

那些特务之所以去南三河一带打探落空,那是因为康百万在返回康家庄前,他早就提前做好了应对准备。

在康家庄与日伪军发生战斗后,康百万知道这肯定难逃日伪军对康家庄的探查,于是他们在从洪泽湖西回来时就隐藏了行踪,并让夏邑、商丘一带的康家店铺抽调出一部分人手,乔装出他们的模样一路北行,然后再根据电报通知,算着日子一路南下,在睢宁城里的康家客栈等候他们,到时候接应他们返回蚌埠城。

田中大佐见康百万与唐少侯已经赶来他的司令部,并且听汇报说康百万自进城以来他的一切举动也没有任何异常,田中大佐便更少了许多先前的揣测和顾忌。

等康百万到了田中大佐办公室门外时,不等把门的卫兵通报完毕,田中大佐就吩咐有请康百万进来。

康百万一进房间,田中大佐就离开了办公桌,说笑着向康百万走了过去,待走到康百万跟前,他笑容满面地拍着康百万的肩膀说道:

“康先生,你的回来的太迟了!太迟了!我和唐桑非常非常地想念你呀!”

观察田中大佐的言语神情,康百万更加肯定他们并不了解自己的真实情况,于是他故作神情严肃的样子,毕恭毕敬地对田中大佐说道:

“司令官阁下,我离开的这些日子,我也非常非常想念您啦!敝人这次往返西安一路,实在不太平,然而多亏有司令官给予的特别通行证,仰仗司令官阁下的威名,我才减少了往返路途中的许多麻烦,实在多谢司令官阁下的关照!”

康百万一边说,一边恭恭敬敬地脱帽弯腰鞠躬,向田中大佐致谢。

“你的,我不要你谢谢的,我们是大大的朋友!朋友的,互相大大的照顾!康先生,你的,懂吗?”

沙发上落座。

见田中大佐对康百万还是如此客气,唐少侯也忙不迭地伸手请康百万落座。

待康百万与田中大佐都落座后,唐少侯便小心翼翼地站到了田中大佐一侧。

“司令官阁下,这次为了给您淘几件上好的古董,敝人确实费了很大的周折,这一路上经常遇到各方盘查,经过我多方打点疏通关系,才得以完好无损地给您带回来,不知道司令官阁下见了后会不会喜欢?”

康百万落座后,品味出田中大佐刚才话中的意思,他便利用让人从西安古董市场上收来的几件古董吊起了田中大佐的胃口。

“康先生,你的,就是中国人所说的知音,你就是我大大的知音!什么古董的,快快地拿来,一起欣赏欣赏的有!”

田中大佐听康百万说到古董二字,他满脸上便立刻流露出了一副痴迷的神色。

“司令官阁下,我这次来拜见您,就好像一名嫌疑犯似的,随我来的下人以及给您带来的那几件古董和礼品都被您的士兵拦挡在外面了,我哪里还能带得进来呢?”康百万故作不悦地说道。

听康百万说完,田中大佐装出迷惑不解的样子,掉头对唐少侯说道:“唐桑,有这等事?你的,立即去传我的话,让他们快快地放人,快快地送进来!”

得到田中大佐的指令,唐少候赶紧麻溜地跑了出去,不一会儿他就引着王兆义、杨兆河等四人抬着礼品走了进来。

那四人待把礼品小心翼翼地放下来后,就都低垂着头,蹑手蹑脚地退了出去……

康百万从田中大佐司令部回来,虽然田中大佐和唐少侯对他表面上还是十分客气,但是唐少侯布置在康家蚌埠总店会所外围的那些暗探一处也没有撤掉。

康百万知道小鬼子和唐少侯对自己还没有完全释疑,自己这里已经被小鬼子和特务严密地监控了起来。

为了彻底打消田中老鬼子和唐少侯的怀疑,不露出任何可供这些人调查的破绽,康百万果断地叫康蛋蛋发出了终止一切对外联络的信号。

康百万以这种早就熟练的地下蛰伏的方式,向康家庄和方国忠等人传递出了自己这里已经发生险情的暗示。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时,田中大佐在先前接到唐少侯的电话汇报后,他正在司令部里心神不宁地等候着康百万的到来。

其实,田中大佐与唐少侯一样,数天前他们在接到南京方面关于协助调查康家庄的电报后,他们也都曾经忐忑不安过。

他们担心彻查康家庄,会随带查到康百万,如果康百万也参与了那些反日活动,再牵扯出他们三个人合伙倒卖军火和其他军控物资的事情,那么他和唐少侯也都将受到军法处置,从而罪责难逃。

因此,田中大佐在接到南京梅机关特务头子西义显要求他们协查康家庄的来电后,他立刻喊来唐少侯。两人一合计,田中大佐让唐少侯立即选派出几个得力能干的特务,乔装打扮后秘密前往淮安县南三河一带打探,看看有没有康百万等人在那里活动的踪迹。

经过那些派出的人多日的探访,他们不仅没有看到康百万等人的一丝踪迹,而且也没有打听到康百万参与那些反日活动的一丁点儿消息。

不久,他们又接到线人来报,说康百万一行人正从西安城一路返回,一行人浩浩荡荡,目前已经到了睢宁县、灵璧县一带,他们二人心里这才稍安,他们便也打消了先前的许多顾虑。

那些特务之所以去南三河一带打探落空,那是因为康百万在返回康家庄前,他早就提前做好了应对准备。

在康家庄与日伪军发生战斗后,康百万知道这肯定难逃日伪军对康家庄的探查,于是他们在从洪泽湖西回来时就隐藏了行踪,并让夏邑、商丘一带的康家店铺抽调出一部分人手,乔装出他们的模样一路北行,然后再根据电报通知,算着日子一路南下,在睢宁城里的康家客栈等候他们,到时候接应他们返回蚌埠城。

田中大佐见康百万与唐少侯已经赶来他的司令部,并且听汇报说康百万自进城以来他的一切举动也没有任何异常,田中大佐便更少了许多先前的揣测和顾忌。

等康百万到了田中大佐办公室门外时,不等把门的卫兵通报完毕,田中大佐就吩咐有请康百万进来。

康百万一进房间,田中大佐就离开了办公桌,说笑着向康百万走了过去,待走到康百万跟前,他笑容满面地拍着康百万的肩膀说道:

“康先生,你的回来的太迟了!太迟了!我和唐桑非常非常地想念你呀!”

观察田中大佐的言语神情,康百万更加肯定他们并不了解自己的真实情况,于是他故作神情严肃的样子,毕恭毕敬地对田中大佐说道:

“司令官阁下,我离开的这些日子,我也非常非常想念您啦!敝人这次往返西安一路,实在不太平,然而多亏有司令官给予的特别通行证,仰仗司令官阁下的威名,我才减少了往返路途中的许多麻烦,实在多谢司令官阁下的关照!”

康百万一边说,一边恭恭敬敬地脱帽弯腰鞠躬,向田中大佐致谢。

“你的,我不要你谢谢的,我们是大大的朋友!朋友的,互相大大的照顾!康先生,你的,懂吗?”

沙发上落座。

见田中大佐对康百万还是如此客气,唐少侯也忙不迭地伸手请康百万落座。

待康百万与田中大佐都落座后,唐少侯便小心翼翼地站到了田中大佐一侧。

“司令官阁下,这次为了给您淘几件上好的古董,敝人确实费了很大的周折,这一路上经常遇到各方盘查,经过我多方打点疏通关系,才得以完好无损地给您带回来,不知道司令官阁下见了后会不会喜欢?”

康百万落座后,品味出田中大佐刚才话中的意思,他便利用让人从西安古董市场上收来的几件古董吊起了田中大佐的胃口。

“康先生,你的,就是中国人所说的知音,你就是我大大的知音!什么古董的,快快地拿来,一起欣赏欣赏的有!”

田中大佐听康百万说到古董二字,他满脸上便立刻流露出了一副痴迷的神色。

“司令官阁下,我这次来拜见您,就好像一名嫌疑犯似的,随我来的下人以及给您带来的那几件古董和礼品都被您的士兵拦挡在外面了,我哪里还能带得进来呢?”康百万故作不悦地说道。

听康百万说完,田中大佐装出迷惑不解的样子,掉头对唐少侯说道:“唐桑,有这等事?你的,立即去传我的话,让他们快快地放人,快快地送进来!”

得到田中大佐的指令,唐少候赶紧麻溜地跑了出去,不一会儿他就引着王兆义、杨兆河等四人抬着礼品走了进来。

那四人待把礼品小心翼翼地放下来后,就都低垂着头,蹑手蹑脚地退了出去……

康百万从田中大佐司令部回来,虽然田中大佐和唐少侯对他表面上还是十分客气,但是唐少侯布置在康家蚌埠总店会所外围的那些暗探一处也没有撤掉。

康百万知道小鬼子和唐少侯对自己还没有完全释疑,自己这里已经被小鬼子和特务严密地监控了起来。

为了彻底打消田中老鬼子和唐少侯的怀疑,不露出任何可供这些人调查的破绽,康百万果断地叫康蛋蛋发出了终止一切对外联络的信号。

康百万以这种早就熟练的地下蛰伏的方式,向康家庄和方国忠等人传递出了自己这里已经发生险情的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