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还世界给你》第18集:孙彼得服软求和 忆恩陆准同赴风尚夜



  2019-08-06 17:47:51 蝶之恋

  《归还世界给你》第18集:孙彼得服软求和 忆恩陆准同赴风尚夜

  

  原来早在那日大吵了一架后,忆恩又偷偷找到了秦也,她知道了秦也的计划,可是她并不想让秦也这样做。最终忆恩被他说服了,两个人联合起来演了一出好戏,让孙彼得和墨许栽了大跟头,当然这其中也少不了陆准的帮忙。秦也又回到了歌历斯,他找到陈博千,向他说了一声对不起,为了完成自己的计划,他让陈博千受了不少委屈。忆恩拿了瓶红酒和秦也庆祝,他们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从前,以前他和忆恩齐磊一碰到开心的事情都会拿瓶红酒庆祝,可惜现在只剩了两个人。

  其实这些计划岑未早知道了,可是秦也不想让她告诉忆恩,他原本是想自己完成这个任务,可是岑未还是没能保守住秘密,却又无形中帮了忆恩一个大忙。三个人正说笑着,孙彼得的快递却突然送来了,他约忆恩见一面,忆恩如约而至。孙彼得怂了,他把风铃草的logo还给了忆恩,只希望忆恩能免掉那五千万的赔款。忆恩却不接受,她要收购诗恩,通过商业途径夺回风铃草。另一边,陆准突然打电话约邵总见面,他要邵总不要支持忆恩收购诗恩的计划,只要她能做这件事,他立刻在瑞士银行给他们开户头。

  第二天,在歌历斯的董事大会上忆恩果然提出要收购诗恩,其他几个董事也都比较赞同。可是邵总选择了帮助陆准,因此她带头反对忆恩,而在她的影响下,其他三个大董事也纷纷反对收购诗恩。散会后,岑未给忆恩打来电话,让她别忘了参加晚上的风尚先生的晚会。另一边,孙彼得在公司里气急败坏,他不知道该怎么对付忆恩,情急之下他开始责怪墨许,墨许却显得很淡定,似乎已经有了计划。

  陆准带着一份礼物看望忆恩,这天忆恩的心情特别好,连带着他也很高兴。忆恩告诉他自己要收购诗恩,同时那五千万她也要,不过她打算用这五千万做一个赔偿基金,用来给那些被抄袭被侵权的人维权。陆准送了忆恩一件衣服,晚上忆恩穿着它和陆准一起参加风尚之夜,孙彼得和秦也也来参加了岑未作为东道主更是打扮的漂漂亮亮。

  宴会上,陆准碰到了一个做电影的老朋友安景晖,看上去关系挺亲厚。他说他正打算做一部电影叫《时尚没有圈》,打算邀请歌历斯投资,因为歌历斯的时尚定位和电影的风格很相似。这对于歌历斯来说的确是块大肥肉,诗恩的孙彼得想要还要不到,只好百般的讨好的安景晖。陆准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忆恩,正好忆恩也有意向和安景晖合作。陆准便带着忆恩去找安景晖,安景晖立刻撇下孙彼得不理,热络地和沈忆恩聊了起来。

  正说着,风尚之夜就开始了,秦也拉着忆恩落座,岑未走上舞台。台下忆恩和秦也讨论刚才的事,秦也还是去不了对陆准的疑心,他觉得这么好的事陆准为什么自己不做?这中间肯定有猫腻。忆恩听不下去便去了洗手间,却突然接到一个莫名的电话,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墨许突然出现,质问她秦也和陆准她更喜欢哪一个?忆恩拒绝回答,只追着他问叶齐磊到底在哪?陆准突然出现打倒了墨许,墨许却还在说话,他说叶齐磊恨忆恩。忆恩的老毛病又犯了。

  《归还世界给你》第18集:孙彼得服软求和 忆恩陆准同赴风尚夜

  

  原来早在那日大吵了一架后,忆恩又偷偷找到了秦也,她知道了秦也的计划,可是她并不想让秦也这样做。最终忆恩被他说服了,两个人联合起来演了一出好戏,让孙彼得和墨许栽了大跟头,当然这其中也少不了陆准的帮忙。秦也又回到了歌历斯,他找到陈博千,向他说了一声对不起,为了完成自己的计划,他让陈博千受了不少委屈。忆恩拿了瓶红酒和秦也庆祝,他们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从前,以前他和忆恩齐磊一碰到开心的事情都会拿瓶红酒庆祝,可惜现在只剩了两个人。

  其实这些计划岑未早知道了,可是秦也不想让她告诉忆恩,他原本是想自己完成这个任务,可是岑未还是没能保守住秘密,却又无形中帮了忆恩一个大忙。三个人正说笑着,孙彼得的快递却突然送来了,他约忆恩见一面,忆恩如约而至。孙彼得怂了,他把风铃草的logo还给了忆恩,只希望忆恩能免掉那五千万的赔款。忆恩却不接受,她要收购诗恩,通过商业途径夺回风铃草。另一边,陆准突然打电话约邵总见面,他要邵总不要支持忆恩收购诗恩的计划,只要她能做这件事,他立刻在瑞士银行给他们开户头。

  第二天,在歌历斯的董事大会上忆恩果然提出要收购诗恩,其他几个董事也都比较赞同。可是邵总选择了帮助陆准,因此她带头反对忆恩,而在她的影响下,其他三个大董事也纷纷反对收购诗恩。散会后,岑未给忆恩打来电话,让她别忘了参加晚上的风尚先生的晚会。另一边,孙彼得在公司里气急败坏,他不知道该怎么对付忆恩,情急之下他开始责怪墨许,墨许却显得很淡定,似乎已经有了计划。

  陆准带着一份礼物看望忆恩,这天忆恩的心情特别好,连带着他也很高兴。忆恩告诉他自己要收购诗恩,同时那五千万她也要,不过她打算用这五千万做一个赔偿基金,用来给那些被抄袭被侵权的人维权。陆准送了忆恩一件衣服,晚上忆恩穿着它和陆准一起参加风尚之夜,孙彼得和秦也也来参加了岑未作为东道主更是打扮的漂漂亮亮。

  宴会上,陆准碰到了一个做电影的老朋友安景晖,看上去关系挺亲厚。他说他正打算做一部电影叫《时尚没有圈》,打算邀请歌历斯投资,因为歌历斯的时尚定位和电影的风格很相似。这对于歌历斯来说的确是块大肥肉,诗恩的孙彼得想要还要不到,只好百般的讨好的安景晖。陆准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忆恩,正好忆恩也有意向和安景晖合作。陆准便带着忆恩去找安景晖,安景晖立刻撇下孙彼得不理,热络地和沈忆恩聊了起来。

  正说着,风尚之夜就开始了,秦也拉着忆恩落座,岑未走上舞台。台下忆恩和秦也讨论刚才的事,秦也还是去不了对陆准的疑心,他觉得这么好的事陆准为什么自己不做?这中间肯定有猫腻。忆恩听不下去便去了洗手间,却突然接到一个莫名的电话,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墨许突然出现,质问她秦也和陆准她更喜欢哪一个?忆恩拒绝回答,只追着他问叶齐磊到底在哪?陆准突然出现打倒了墨许,墨许却还在说话,他说叶齐磊恨忆恩。忆恩的老毛病又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