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房子里的伤痕,仿佛在揭开一段失败婚姻的伤疤

  揽了一个帮人处理房子的破差事,于是去巡了房。

  这是一间96平方二室二厅的屋子,乳白色的墙壁、精雕的天花板、精致的木框边;最柔软的双人床、最时尚的软沙发;现代化装修的厨房、精选的家具和灯;淡粉色的窗帘、各种精致的小茶杯凸显着女主人足够的情调和品位。这间屋子的主人曾经是一对幸福的人儿,之所以是曾经,是因为这间屋子如今只剩下男主人。

  

  第一次走进这个屋子的时候,有一种很浓的烟熏味,虽然地板显然被拖过,屋子显然被打扫过,但是依然无法找到一丝属于人的生气。客厅的沙发看起来很新,却没有让人坐下来享受的欲望,没有靠垫和抱枕的沙发,似乎空落落的摆在哪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这间屋子的墙壁看起来是那么的孤单和伤痕累累,太多的地方残留着贴过东西的痕迹,泛黄的双面胶痕迹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提醒着进来的人,这里曾经存在着一段刻骨铭心。

  沙发的背墙只剩下2个孤零零的铁钉和被磨过的痕迹,很显然,那里曾经摆放着属于幸福时刻的见证品,如今我不知道它被收藏在某个角落里,或是已经被扔掉。卧室的门上双面胶的痕迹围成一个清晰可见的心形,应该是曾经新婚留下的印记。卧室里已经不见照片的影子,不论是合照或是单人照,都消失的无踪无影。

  

  这间屋子的茶几仿佛在诉说一个历史性的时刻,这个时刻让它从一个完好无损的用具变成了如今残缺的一角,因为是玻璃材质,便清晰可见被打碎的印记,那条白色的胶带虽然拼接了大部分的伤口,但是依然让它残缺了一角。我不知道是怎样的情绪和情形可以让这个茶几变成这样,但是看着它,我仿佛看到了恐惧和绝望,一种对婚姻的恐惧和绝望。那种恐惧感像一种会生长的孤独,哪怕只是看着从未参与的故事所留下的痕迹依然会感到清晰的可怕。

  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好奇的去想那是一个怎样的场景。或许是男主人和女主人在争执,为了一件小事、为了某样东西、为了房子、为了孩子或是为了这个婚姻,因为激动不休等无法控制的情绪,他们开始动手,直到最后开始砸东西、扔东西。又或许是在女主人离开之后,男主人一个人独坐在房间里,看着已经没有温度的客厅,他对自己的整个人生而恼怒,或是在清醒的情况下,或是在已经饮酒至不清醒的情况下,他为了发泄了自己的情绪而制造了这个残缺的玻璃。

  

  这间屋子的厨房像是一个摆设品。在你不仔细去看的时候,你觉得它摆放着锅碗瓢盆等等各种生活用具,你会觉得从这里一定制造出很多生活的美味。然而当你走进去看的时候,你会发现,那些碗筷似乎从来用过,那些锅盆似乎从来不曾清洁过,那个冰箱似乎除了啤酒从来没有填满过食物。在这样偌大的一个厨房里,连找到一个可以使用的勺子都很困难。一对结婚7、8年的夫妇,洗衣机上的薄膜都没有撕掉。我不知道那代表着什么。

  穿过客厅有一个很显眼的场景——紧闭的小卧室门。轻开卧室门,一张空荡的大床、一张仅放了几本书的书桌。它似乎在诉说着一种无奈,一种妻子离开,所以儿子也离开的无奈。

  我不清楚这间屋子的男主人在一个人生活的近半年的时间里究竟过着一种怎样的生活,没有网络、破旧的电视、没有音响设备、仅有的一些书籍。

  

  我开始好奇爱情这个东西了。一直以来我觉得自己足够的懂它,虽然很多时候不知道如何表达,但是它的形态,我早已看得很透彻。它像一件无形的锦衣,倘若你信,它便存在;倘若你不信,它便不存在。倘若你相信并愿意为之付出,它便会以长久或短暂的方式来回应你;倘若你相信却不愿意付出,它便会以悔恨或遗忘的方式来回应你。倘若你相信的那个人恰巧也相信你,它便会以幸福的姿态回应你;倘若你相信的那个人并不相信你,它便会以悲伤的姿态回应你。可是,生活却不是这样的。不是每一份相信都能够得到回应,就像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能换来一句没关系一样。

  很多人都讲过一句话: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突然很想懂这究竟是一座什么样的坟墓,居然可以让相爱多年的两个人最后选择分道扬镳。我突然觉得,让婚姻永远存在新鲜感的方式就是不要和你爱的人结婚。两个不怎么了解的人、不怎么相爱的人,在婚后的生活里选择努力的发现和适应对方,也许在那样的过程里你虽然生活在和自己所想象的不一样的未来里,但是也许会看到自己所不曾想象得到的风景。因为永远存在着未知数,所以永远存在着新鲜感。因为恋人未满,所以不用担心温度是否合宜。

  也许,房子不会说话,但它却能记下故事;也许,很多事情当事人自己都忘了,但总有东西被记得。如今的人,说到底总是差点让自己回忆过去的能力,整天说着现在和未来,嚷嚷着向前看,然后呢?你走得总比回忆快,也许后悔的也比回忆快。

  也许我们只能在别人的故事里审视自己,也许别人的故事终究是别人的事。只愿此生,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