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权力?历史上的中原王朝,为何都追求控制中国广袤地域?

  原创中国社科考古学2019.7.17我要分享

  中国早期文明在政治组织上的发展很早就表现出追求大地域控制的模式,并成为中原王朝国家出现以后中国早期国家在国土结构上的基本特征,也是中原王朝国家制度的基础和中国古代国家概念的要素之一。中国早期国家制度发展的这个特征在古代文明世界,在一定意义上只有在中国个案中才表现得最为鲜明和完整。同地中海地区早期文明在这方面发展的区别也是显而易见的,而这一点对中国早期国家演进的过程及其历史性影响至关重要。

  商周文物

  如果追溯这个过程,现在至少可以确认,夏作为中国早期的一个超强政治实体就是追求对广袤地域控制的,其政治势力所及的地域范围极为广阔,并且显然在一点点形成对广袤地域实现有效控制的办法。这非常生动地体现了中国早期国家形成过程中国家制度构建的一个突出趋势和目标,那就是实现大地域控制。也就是说,中国早期国家制度的出现和形成同早期超强政治实体对大地域控制的追求是有重要关系的。

  安阳殷墟

  中国早期国家形成过程中的这一特点在此后中国早期国家制度的发展和演化上得到了体现,那就是后来商周时期国家制度的总体架构都呈现出大地域控制的模式。当然,在商周国家制度性质的问题上,必须看到它们在很多方面还都不同程度地存在早期性特征。尽管如此,商周国家制度中中央对地方控制的一面仍然是其主要特征,王权对地方势力的控制是维持整个国家制度框架存在的基本要素。

  汉武帝

  因此,我们可以对中国早期国家形成过程有这样的认识,即大地域控制模式在中国早期国家制度出现前后的、极其复杂的政治和社会剧烈变动中是一个令这一过程达到某种结果的平衡点。这也就是说,中国早期国家制度在出现之时,其结构就是为了实现大地域控制这一目标的。而在此之前,所有有关的政治和社会变动无论其可能已取得了怎样的成就和成果,整个变动的结果还是不确定的;甚至随着有关进程的推进,在有些个例中,原先有过某种发展的社会主体会离奇消失或退化,但从完整的历史观察的角度看,国家作为一个真实和完整起作用的制度总体并没有真正出现,虽然在有些地方社会和政治组织的发展会非常逼近这一结果。从上述中国早期国家形成过程中大地域控制模式具有某种巨大规定作用的情形看,这很可能是中国历史发展上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

  古代中国文明发展呈现独特性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谢维扬

  获取更多学术资讯 请关注中国社会科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cssn_cn。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中国早期文明在政治组织上的发展很早就表现出追求大地域控制的模式,并成为中原王朝国家出现以后中国早期国家在国土结构上的基本特征,也是中原王朝国家制度的基础和中国古代国家概念的要素之一。中国早期国家制度发展的这个特征在古代文明世界,在一定意义上只有在中国个案中才表现得最为鲜明和完整。同地中海地区早期文明在这方面发展的区别也是显而易见的,而这一点对中国早期国家演进的过程及其历史性影响至关重要。

  商周文物

  如果追溯这个过程,现在至少可以确认,夏作为中国早期的一个超强政治实体就是追求对广袤地域控制的,其政治势力所及的地域范围极为广阔,并且显然在一点点形成对广袤地域实现有效控制的办法。这非常生动地体现了中国早期国家形成过程中国家制度构建的一个突出趋势和目标,那就是实现大地域控制。也就是说,中国早期国家制度的出现和形成同早期超强政治实体对大地域控制的追求是有重要关系的。

  安阳殷墟

  中国早期国家形成过程中的这一特点在此后中国早期国家制度的发展和演化上得到了体现,那就是后来商周时期国家制度的总体架构都呈现出大地域控制的模式。当然,在商周国家制度性质的问题上,必须看到它们在很多方面还都不同程度地存在早期性特征。尽管如此,商周国家制度中中央对地方控制的一面仍然是其主要特征,王权对地方势力的控制是维持整个国家制度框架存在的基本要素。

  汉武帝

  因此,我们可以对中国早期国家形成过程有这样的认识,即大地域控制模式在中国早期国家制度出现前后的、极其复杂的政治和社会剧烈变动中是一个令这一过程达到某种结果的平衡点。这也就是说,中国早期国家制度在出现之时,其结构就是为了实现大地域控制这一目标的。而在此之前,所有有关的政治和社会变动无论其可能已取得了怎样的成就和成果,整个变动的结果还是不确定的;甚至随着有关进程的推进,在有些个例中,原先有过某种发展的社会主体会离奇消失或退化,但从完整的历史观察的角度看,国家作为一个真实和完整起作用的制度总体并没有真正出现,虽然在有些地方社会和政治组织的发展会非常逼近这一结果。从上述中国早期国家形成过程中大地域控制模式具有某种巨大规定作用的情形看,这很可能是中国历史发展上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

  古代中国文明发展呈现独特性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谢维扬

  获取更多学术资讯 请关注中国社会科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cssn_cn。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