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姑娘的大胆表态,他居然只想着对方的饭量大小...

  小说:面对姑娘的大胆表态,他居然只想着对方的饭量大小...

  前往救赎21号营地的路上,原本沥青浇筑的道路两侧早已生出丛丛杂草,涌现出勃勃生机,似乎在向人诉说着,这片被文明侵占的土地重新回归了自然的怀抱。

  体型较为硕大的宋魁此时被苏沐横抱在胸前,虽然内心十分尴尬,但肋骨破裂的情况下也别无他法。

  “咳,那个,苏小兄弟,刚才一一没说清楚,你在给哥哥我讲讲是怎么干掉屠烈小队那些人的?”

  宋魁尬咳了一声,从他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苏沐的侧脸,那是一张稚气未脱的面孔,青涩中带有一丝坚毅,很难想象他居然凭一己之力从对方几人的包夹中能救下自己。

  “哎呀,不是说了吗?刚交手不久,不知道哪跑来几只丧尸,兄弟我机灵逃开了,后来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一和你都躺在地上。”

  苏沐耷拉着脑袋哀叹了一声,一路上宋魁就这个问题已经问了不下四五次了,实在让他没法回答。

  “不对啊,那几人装备之精良,更何况那队长的身手更是一等一的高手,怎么可能遇到几只丧尸就没办法了呢?”

  宋魁微微眯着眼睛,悄悄打量着苏沐的表情,王猛的速度和爆发力他可是领教过,那根本不是正常人类能够拥有的能力,按柳一一刚才所说,苏沐甚至与之交手了几回合,简直是天方夜谭,何况这个故事又是漏洞百出。

  “更何况,那地方......”

  “一一,走快点,要不救助站下班了!”

  见宋魁又要开口,苏沐赶紧搭话身后的柳一一,再这么问下去,他估计就要疯了。

  “好嘞。”

  柳一一应声展颜一笑,在她最绝望的时候,是苏沐出现救了她,更是帮胡浩报了仇,在她的眼中,苏沐说什么都是对的,所以在宋魁问话的时候,她也刻意隐瞒了一些事情。

  宋魁虽然块头大,但不一定代表脑量有限,且不说王猛那惊人的速度,就说苏沐抱着自己一路走过来,大气都不带喘,试问谁抱着二百斤大米走路不累?不过显然对方并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说。

  “对了,那地方明显住不成了,你们下一步怎么打算?”或许是有些沉闷,苏沐主动开口问道。

  “还没想好。”

  “我想跟着你!”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不过后面这个着实让苏沐吓了一跳,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那个一脸认真的女孩,他感觉自己听错了,不确信的又问了一次,

  “跟着我?”

  “对啊。”柳一一低着头,像是有些害羞,不过随即抬头又大声说了一次:“苏沐!我想跟着你!”

  脑子里顿时一阵嗡嗡声,不知道怎么回应才好。

  看着苏沐半天不回魂的样子,宋魁用胳膊肘杵着他,这一动不小心扯到了痛楚,不过还是呲着嘴笑道:“一一妹子这是看上你了,小老弟你要把握住机会啊。”

  柳一一一双眸子紧紧盯着苏沐,期待他的回答,可许久不见动静,时间每过一分心就下沉一分。

  殊不知苏沐脑海中正在疯狂的运算当中,家里那么多丧尸在嗷嗷待哺,要是再又多一个柳一一,伙食方面能不能供应的及,偷偷偏过脑袋看了一眼,暗道:“这姑娘比较瘦,想必饭量不大。”

  “嗯,这样吧,今天在营地先看伤势,其他的事情,明天再说。”

  以为会被拒绝的柳一一顿时眼前一亮,立马答应了下来。

  三人这才又重新出发,而在他们身后,一道身影远远的吊在后面,若是宋魁此时看到,必然会认出,这就是半天前还蔑视众人的屠烈小队队长,王猛。

  ...

  ...

  本以为习惯了独自生存的苏沐,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明白了为什么人非得是群居动物。

  比如说,躺在病床上眼巴巴看着他的宋魁,据医生说他这情况每个两三月下不来床,

  “大夫,恢复不恢复的不重要,我这人关键是躺不住。”

  其实谁不清楚,光是住在营地一晚上的费用都不少,何况是救助站这种烧钱的地方,最近这段时间还需要每天服用相应的药物,可以说经济拮据的他们根本负担不起。

  “得得得,你就乖乖躺着吧,我这还有些,后面的你不用管了,我想办法。”

  帮人帮到底,苏沐大手一挥,把新币卡给掏了出来,这一举动,又引得一旁的柳一一满眼小星星。

  柳一一伤势倒不是很严重,一直跟在苏沐身后。

  可苏沐倒是希望他跟宋魁一样,躺在床上不能动弹,最后只得把身上原本王猛的通讯仪交给她,让她有事联系自己,随后风也是的逃出了救助站。

  “苏沐啊苏沐,你说你没事跑过去干嘛呢?”

  手里的缴费小票上,那463的余额明晃晃的闪着苏沐的双眼,“这钱实在太不经花了。”

  俗话说钱难挣屎难吃,自己打碎的牙始终还是要咽下去的,不过这种有牵挂的感觉,真的是很奇妙。

  当苏沐再次回到家里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用力揉揉眼睛,印象中楼上楼下到处乱逛的小弟们居然齐齐整整的站在一搂门口。

  就像列队欢迎回家的主人一样,不等走进细看,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后边窜出来,直接朝苏沐扑了上来。

  “呵呵,阿柴你醒了,怎么知道我回来的?”

  伸手接住阿柴,苏沐开心的笑道,可是紧接着,他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当他的手指抚过阿柴背部的时候,突然发现原先结痂的伤口带来的异样触感不见了。

  把裹在阿柴身上的布条解开,那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居然不见了!而且阿柴动作也流畅了不少,毛发也再不是先前那种灰败的样子,而是有了些光泽。

  “这...尸核居然对你还有这种效果?”

  苏沐诧异道,怪不得那些低级丧尸们都抢着想要尸核。

  “汪!汪!”阿柴的叫声显然比之前要清脆了许多。

  “你能听懂我说的话?”

  “汪!汪!”

  “这也是你让他们这样的?”苏沐激动的指着一边挺胸抬头的小弟们问道。

  “汪!汪!”

  ...

  “看来还是我想多了。”

  几条黑线挂在苏沐脑门上,他发现无论他问什么,阿柴就只是“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