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为简单的生活

图片发自简书App

突然,在房间里听到了鸟叫声,隔着一扇玻璃门,磨砂的,似有几只鸟儿在上面翩翩。我出去时也听不见鸟声了,早晨七八点,空气还很凉爽,鸟儿也起得很早。在夏天,在这个四季分明的城市,能留意停留在屋檐下的鸟儿,觅一片叶子就飞走了。恰好是家中一处盆栽掉下的一片叶子。

昨晚与友谈心,不知不觉谈到了几年后的事,作为90后末端的青年,过不了几年也迫不及待谈婚论嫁,虽不是自己心中有多焦急,是周围的空气万分焦急,所以才会觉得每一年的夏天都比往常要热许多,而冬天,雪花一年比一年少之又少。

过去的爱情简单,不加任何因素的喜欢,我笑言两人见面一次便许下终身,期间或有惆怅,或有怒火,或者泪水,定有开心,分别很难,若是两人都有一颗上进之心,这就是我们比较羡慕的爱情,最终成为亲情,会说,当初二人都没有看错对方。如今的爱情也极为简单,快到了三十就是一个极为恐怖的年龄,每天听不完的唠叨声声声入耳,婚姻也容易,到了年纪该喜欢了就去喜欢,也是想一个平凡的钟声,不响,有声就好。若是寂寞也去喜欢,想有一个人能陪陪自己,如今的寂寞也极为简单,因为现在的青年都错以为寂寞就是没有人陪,所以需要人陪。

对于我而言是如此沉重的话题,远未到该谈婚论嫁的年龄,却越来越发现时间就像钱塘江上的潮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朋友竟是如此的平静,与她谈话,在烦躁的夏天里我也能好好静下心来听她说话,心如止水,有如在我心头飘下一粒雪花,瞬间化作水沁入心中,凉风不止,始终吹过。我不曾想她的心也是如夏夜的湖面那样平静,她的工作却是完全相反,或许真是经历了很多而看淡了许多,可她说,“我没什么经历。”

总喜欢一些有关茶道的文化,能坐下细细品茶真是一种境界,茶又分很多种,家里最多、最好喝的是今年刚买的新茶——绿茶。过去自家有一片茶园,早被征收换成了金钱,当初只知道茶花好看、绿叶浓郁,外婆采了茶树树叶自己炒茶,我清楚地记得我不曾喝过自家炒出来的茶叶泡过的茶,因为过去从不喝茶。

茶,热才好喝,冷了茶,解渴。热茶飘香,温暖人心,试问,谁会在如今时光如此疯狂流走的时代静下心来喝一杯热茶?

过去喜欢微甜的冷茶,散去茶叶,倒满整整一杯,一口饮尽,不够再饮一杯,那种喝啤酒的大杯子,我能喝一杯两杯三杯。啤酒都喝不到三杯,更撑肚子的冷茶却能喝这么多,只是喜欢这样的冷茶。

去年买了一个冲茶器,回家后每天都会泡一杯茶,倒入开水刚好浸过茶叶,过滤,倒出滤水,然后再倒满开水,待茶叶完全开放。

没有玻璃杯,没有陶瓷杯,我很疑惑用木杯子喝茶能不能喝出木头油的香味。清玄先生曾说用松子泡茶能泡出松子里的松油,点滴松油便可使茶飘香满园。可惜我找不到松子,就倒在纸杯里尝尝。

现在喝茶只在杯中倒了少许,感觉这茶比酒还珍贵,没有松子油香却有纸香,入喉,口感舒适,如听见缓缓绿叶作响,如看见叶之碧绿染于心头,如闻到刚从锅中出炉的茶叶的茶香,如想到与清玄先生席地对坐论茶道,先生侃侃而谈,我仔细聆听,茶道比这茶还有味道。

没有茶叶、却有茶色的茶叫清茶,因为很清,茶叶把开水染了色且添了味,正待茶叶绽放开来倒一点茶在杯中,品之,我只感受到一股美妙的清香。

正如此时下了一场大雨,近两个小时的雨,我一直都看见天空中乌云与霞光分庭抗争。雨停了,风吹来,乌云依旧在,蓝天冒了出来,阳光抚摸过的云也在。晚饭后坐在窗边,泡了一杯茶,观之。

早晨父亲泡了一壶罗汉果茶,待冷却后放入冰箱,两三点来喝。这茶的颜色跟红茶一般,深一点就像苦药了。红茶无味,要加糖,苦药极苦,加蜂蜜破坏了药效,冰镇后的罗汉果茶也有些苦,还有一些甜味。第一口我分不清是先苦后甜还是先甜后苦,就像喝加了蜂蜜的凉的苦药,味道让内心千奇百怪。喝完后我就想要是热的罗汉果茶该是什么味道,我很好奇,但不抱以希望。

晚时喝一杯清茶,舒心,安放。天像一幅画,浅灰和深灰的层次感像一幅素描,往下看是蓝天白云,再往下是绿树丛林,再往下,是街灯。窗边的盆栽被雨抚后也焕然一新,雨水滑落仿佛翠色欲流,我望去后面的绿色大地,能与春天的新叶相提并论。仿佛这青色的茶叶,像花一样开了,绿融入到每一滴水中,晶莹剔透,映着那一片山的河,叶在水里游走。

简单的生活当是这样,工作时工作,睡觉时睡觉,吃饭时吃饭,喝茶时喝茶,一心一意。我在阳台看世外,夏天的茶冷的缓了些,不像冬天刚泡着就可以喝。我始终不知道茶泡多久喝才是最上乘,只知道茶的第一杯最浓郁,第二杯清淡,第三杯无味。我会喝完第一杯,再倒水,再喝第二杯,茶味仅此。

的确,习惯了就不觉得茶有多浓了,所以我只放几片茶叶,第一杯就没那么涩。

每日七八点起床,吃一块面包,喝一杯牛奶,看书写字,饮茶弹琴,午时吃饭,然后睡觉,去河边游泳,晚上一个白面馒头即可,入睡前读一本书,或许生活就是这样简单。

工作时认真工作,别无二心,下班后打一场球,然后沐浴、静躺,看一则新闻,与朋友谈心,最后入睡。

想来生活要想简单也不过如此,只是我们的心永远无法达到如止水般平静的境界。我本以为与一个工作环境极为喧嚣的人聊天,心会有些奔波不定,谈到未来不可避免而发生的事,心就更加无法平静下来了。想不到她说话竟如此温和、平淡,如白水般无味、干净,像一杯清茶,饮下有味,令人回味,即便过了一晚,我的心也能自然平静下来,不论经历了什么,不论天气有多恶劣,我找到了让心平静的方法,有时比静坐喝茶还有效。

想喝酒时喝酒,想旅行时旅行,想一个人了,可以过去找他(她),能一起开怀畅饮,也能享用法式大餐,看一场电影,玩一夜桌游,或者一整夜聊天,能聊过去,能聊现在,能聊未来,能聊身边的每一个人。

有时想来我一直都是追求这样的生活,闲暇之余绝不做有损脑细胞的事,即便伸手即来黄金,我也不愿伸这只手,远离尘嚣,步入大自然的梦乡。

有时细想,志同道合者并不多见,几乎唯自我一人。梁实秋先生谈到寂寞一词我深有感触,寂寞是一种清福,一片枯叶经过与树枝的分离、与空气的吻别、最后被大地拥抱,落叶的过程就是寂寞的。风若是耐不住寂寞前来捣乱,谁知落叶的结局正是它最好的归宿,在觅得最好的归宿前需要经历寂寞。先生说,享受寂寞带来的优雅、平静,学会静下心坐在破藤椅上,过最简单的生活,即是最好的生活。